欢迎到访阿拉善盟网!

首页八卦正文

usdt支付平台(www.caibao.it):保底6亿元,胡歌主演!这个“李娜”要来了?

admin2021-03-2135

USDT自动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1905影戏网专稿 成本3亿,保底6亿!人人又被保底刊行震慑住了,而这一次是陈可辛执导的影戏《独自·上场》(原名《李娜》)。


3月15日晚,欢喜传媒宣布了两则通告,其中一则显示,公司与保底方华文映像杀青协议,以6亿金额保底公司独家投资的影戏《独自·上场》。凭证协议示意,保底方可独家在中国都会院线影院刊行该影戏。与此同时,保底方需向欢喜传媒最少支付保底刊行费6亿元。



根据协议中的保底金额盘算,对于华文映像而言,这部影戏在未来上映后票房至少要18亿起,若算上宣传等用度,可能还要更高的票房才气实现回本。而对于卖方欢喜传媒来说,扣取影戏成本的3.04亿,已经净赚近3亿。


若最终票房能跨越6亿,欢喜传媒还将继续就跨越的部门举行分成,至于这个分成比例,详细方案并未在通告中透露。



签署刊行协议后,欢喜传媒将继续保留就该影戏其他权力,包罗该影戏于其他外洋院线影院所有刊行权力,以及全球的新媒体播放权等权益所发生所有收益。现在,《独自·上场》上映时间待定,且陈可辛上一部院线影戏《夺冠》最终仅有8.4亿,因此看来,6亿的保底刊行,对于华文映像而言,可能会是一场豪赌。 


保底《独自·上场》,风险何在?


将作品举行保底刊行,似乎已经成为欢喜传媒的通例操作。 早在《独自·上场》之前,欢喜传媒出品的《疯狂的外星人》和《囧妈》划分以28亿和24亿的保底票房“被保底”。前者的保底刊行费高达以7亿,尔后者则以6亿的价钱完成生意。


《囧妈》保底刊行协议


在这两次保底生意中,影戏均定档于昔时的春节档(大年头一),且在《保底刊行协议》中,写明晰响应的保底票房。但这次轮到《独自·上场》时,协议并没有直接说明保底票房,最主要的是,影片现阶段仍未定档。从公然的协议里的信息可知,对于保底方而言,这个行为自己或许有些冒险。现在,《独自·上场》所透露的内容并不多。


影片自2019年杀青之后,导演陈可辛就紧锣密鼓地投入到了《夺冠》中,最后一次公然谈及《独自·上场》照样在2020年10月,那会儿他示意自己正在剪辑影戏,且从《夺冠》的市场反馈中,对影片的创作有了新的熟悉。



随后11月,影戏出品方之一嘉映影业董事长覃宏在金鸡奖颁奖仪式的后台再次被追问《独自·上场》希望时,他示意影戏初剪和响应的特效事情也已经完成,并送审听取各方意见。而关于演员的信息更是少之又少,除了片方官宣胡歌饰演李娜丈夫姜山之外,只有法国演员文森特·卡索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出演李娜的教练卡洛斯·罗德里格斯。而我们发现,曾和陈可辛互助过影戏《亲爱的》的郝蕾,也以主演的身份泛起在通告中。



外界不少人预测她将饰演李娜一角,但知情人向我们否决这个听说。陈可辛和李娜本人也均多次在采访中示意,这个角色会由一位新人女演员出演,甚至为此“隐秘”训练了良久的网球。 



从主创阵容来看,影片仍主打“陈可辛+张冀”这对黄金组合,事实有了《中国合资人》《亲爱的》《夺冠》等项目后,观众自然也愿意为他们的品质买单。张冀曾在我们的采访中透露过《独自·上场》的创作思绪,虽然外界以为它和《夺冠》都是体育影戏,但前者的定位更应是传记影戏。“《独自·上场》是完全进入李娜的一生,她的生涯、事情、恋爱、家庭……她是一个运发动,同时也是一个通俗人,怎么从一个通俗的小女人到缔造历史的天下大满贯冠军,然后又从体制内到单飞体制外,这是一条预示着中国改造开放转型的蹊径,是一个完整的轨迹。” 

,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张冀(图/杨楠)


话虽云云,影戏中仍有不少网球竞赛和训练的片断,斯洛伐克网球选手齐布尔科娃更以真人现身片场,本色出演自己。或许正是由于这些动作戏的拍摄,以及外洋演员和网球选手的参演,间接导致整部影戏成本高达3亿。



从这些种种的迹象来看,《独自·上场》能获得好口碑,已是一件高概率的事情,然则否能卖座,仍需画个问号。事实,陈可辛和张冀互助的前作《夺冠》,借着国庆档的“东风”,最终票房为8.4亿,整体并不算理想。若保底方华文映像想获得更多的利益回报,未来的档期选择可能会成为要害的第一步。 


欢喜传媒、华文映像,谁是赢家?


在《独自·上场》的保底生意中,谁会是真正赢家呢?不如让我们先关注这次背后的两大操盘手,卖方欢喜传媒,买方华文映像。正如文章开头所说,3月15日欢喜传媒宣布了两则通告,而另一则即是公司2020年的业绩预告,预计住手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将录得收益不少于约6.3亿港元,2020年同期收益为8.14亿港元。预计亏损约在港币2.3亿至2.4亿元之间,2020年同期为盈利1.05亿港元。


 


固然,造成这种亏损的更大缘故原由则是疫情之下,欢喜传媒投资的多部影戏均延迟在院线上映。最终,2020年其介入出品并上映的影戏有《夺冠》《一秒钟》和《我和我的家乡》,以及年头转售流媒体平台的《囧妈》。而影戏《温暖的抱抱》由于上映时间(12月31日),收益将盘算至2021年。 



通告同时也指出,团体年内不停优化和更新“欢喜首映”在线视频平台的内容,加大生产和采购影戏版权的数目,令影戏版权摊销开支增添。现在欢喜传媒财报细节仍未披露,但众所周知的是,其将《囧妈》转手卖给字节跳动,便已经获得了6.3亿收入,扣除此前宣布的2.17亿成本,在这个项目上,它净赚超4亿。 



除了影戏方面,它8月与哔哩哔哩签署互助协议,对方以5.13亿港币入股,成为欢喜传媒9.9%的股东。其中,互助内容包罗了欢喜传媒享有独家新媒体版权的影视内容,将于欢喜传媒团体旗下新媒体平台欢喜首映与哔哩哔哩平 *** 家播放;于哔哩哔哩平台上播放授权内容发生的收益经扣除成本后举行分成。


由张一白执导的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成为团结独播的第一部作品。随后,《夺冠》在下映后,也同步上线了两大平台。 



可见,在商业运营方面,欢喜传媒可谓是一把能手。至于华文映像,确实不太被人熟知。从其官网可见,它自2017年确立以来,便已介入了《我和我的家乡》《我和我的祖国》《夺冠》《金刚川》等头部项目,同时,《明日战记》《749》《骨董局中局》等未映作品,均有它的影子。但从各个项目的出品方顺序来看,它的参投数额并不算高。 



这次6亿的保底豪举,对于华文映像而言,或许是它真正在行业打响着名度的要害动作。想当初,和和影业正是依附对影戏《尤物鱼》的保底行为,被外界关注,一举成为影视圈的“新贵”。固然,影戏圈中也不乏保底失败,而最终导致公司一蹶不振的案例。


或许现在讨论输赢还为时尚早,详细的还需要等到影戏《独自·上场》上映之后才会知道。优质的影戏,加上精准的宣发投放,才气让这个谜底变得清晰。


本文链接:http://www.kariteparis.com/post/2571.html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