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到访阿拉善盟网!

首页社会正文

有民宿遭遇五一“订单全退” 露营在革民宿的“命”?

admin2022-05-0815

  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五一”假期5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1.6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646.8亿元,同比减少42.9%。其中一大特征是,主要客源地城市居民休闲空间由城市向周边转移,民宿度假、郊野露营成为市场主流。

  相关数据显示,与五一假期爆火的露营相比,民宿经营的数据却不比从前。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临近五一,受到疫情影响,各地民宿出现了部分退订潮。如北京延庆地区五一整体退订量在25%左右,平谷地区退订量则在30%-40%。

  “东边日出西边雨。”在民宿经营遭遇瓶颈之时,露营经济却势头猛烈。一时间,露营“革了民宿的命”,成为业态新的观念。民宿经营难的背后,阻力到底来自哪里?疫情冲击和行业更新迭代的双重背景之下,民宿经营扭亏为盈的突破口又在何方?带着种种问题,红星新闻记者对话了多位民宿经营者、业内人士以及民宿协会会长等,以求找到最佳答案。

  五一期间,有民宿经营者遭遇“订单全退”

  “我经营的民宿在2019年开始营业,时间上几乎跟疫情同步开始。”旅游定居大理的艳艳(化名),从3年前开始和朋友共同经营民宿。起步阶段,这家民宿的收益还不错,但近一年里,艳艳已然入不敷出。

  ▲艳艳经营的民宿照片 受访者供图

  艳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2019年4月份她的民宿营业额尚可,能接到10余万元的订单。但疫情之后,经营面临困境。

  这不是艳艳一个人的困难。大理市客栈协会会长李海忠在4月29日召开的2022年春季民宿情况会商会上指出:大理五一期间预订量原先基本上是在30%到40%。但因为此前的突发疫情,只有10%的预订量。古城周边的民宿60%都是关门状态,很多民宿都在低价转让。

  民宿经营的寒冬,也不仅是大理一个地方的难题。有着多年民宿经营经验的印主题旅居创想集团创始人韩永坤,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指出:“五一各地民宿的跨省订单基本没有,假期前的预订量只有去年同期的十分之一。”

  北京环球影城一家民宿的老板张先生,经历了五一假期“退订潮”。他告诉红星新闻,五一假期到来的20天前,游客就已经陆陆续续开始预订房间,到4月24日,民宿已经是满房的状态,预订价格比平时也上浮了50%左右。

  然而,由于受到临近五一前北京的疫情影响,张先生店铺的订单全部取消。

  在四川泸沽湖和朋友一起经营民宿的常先生,有了另谋出路的打算。

  常先生告诉记者,自己除了经营民宿,还同时开展了餐饮和导游租车等多个项目。在过去泸沽湖旅游的旺季,一天的收益就能上万。但随着疫情发生,从2020年开始,泸沽湖旅游走进“寒冬”,民宿经营也受到影响。

  据常先生介绍,即便没有疫情限制,游客在旺季出游的愿望也减弱了不少,现在无论是租车导游项目还是民宿和餐饮,营收基本不到疫情前的一半。但房租、人力成本却并没有减少。常先生表示,当地 *** 给予了一定程度的补贴,但对于眼下的经营成本,他们仍面临一定困难。

  夹缝里求生的民宿老板

  转型发展“二产”已成必然选择

  自2016年开始在广西北海涠洲岛与西双版纳两地经营民宿的陈瑶,也同样曾面临民宿经营的困难,但她选择了在民宿业务之外,开辟第二产业以求扭转局面。凭借自己在西双版纳经营民宿时积攒的茶厂资源以及曾经入股茶叶店的经验积累,陈瑶今年年初在重庆开了一间自己的茶室,售卖茶叶的同时开辟出茶空间板块,同时承办一些茶器商务的会议沙龙。

  ▲陈瑶为民宿转型,开始研究“茶室”与民宿相结合

  陈瑶告诉记者,她以5万元的价格接手了重庆某都市旅游区的楼店。这一尝试让她看到了希望:从今年4月1日到26日,茶室的美团账号从一个没有挂牌的账号升级到了金牌账号,美团数据增长额与月营业收入也很可观。

  但陈瑶依旧没有放弃民宿的经营。她告诉红星新闻,自己计划在疫情结束后,重新整理民宿的经营策略,让茶室和民宿相结合以求更长远的发展。“有些人把疫情看作是羁绊,但或许这背后也蕴藏机遇,抓住机遇,困难就能变成机会。”

  而面对目前的经营困境,艳艳首先想到的是提升自己客栈的标准,然后再进行价格调整。但转型路上并不一帆风顺。上述经营方式持续几个月后,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收益。于是,近期艳艳又决定在民宿经营的其他方面“做填补”。

  经历了一系列转型后,艳艳依托小红书平台部分粉丝对民宿的猫猫狗狗的喜爱,开始做针对宠物主人的宠物友好型客栈,但由于与部分股东的经营理念不合,艳艳自己在沙溪古镇重新筹建了一家客栈,只负责原本民宿的平台管理、对接等工作。

  根据目前的计划,艳艳筹建的新客栈并非完全依托于在线旅行社平台,而是转向以“回头客”、各平台粉丝为代表的私域流量群体。新客栈也划出了专门的工区用来做餐厅,“餐厅会用云南本地的特色菜,做一些年轻人比较接受的融合料理。”

  这个尝试能不能改变现状,艳艳心中也没有确切的答案。但她知道,要不断地尝新、总结,才能找到最佳途径。

  民宿经营陷入“寒冬”,真实原因何在?

  业内人士:大量民宿出现致“内卷”严重,露营火爆挤压民宿生存空间

  与五一期间爆火的露营相比,民宿经营的数据却不比从前。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临近五一,受到疫情出行影响,各地民宿出现了部分退订潮。如北京延庆地区五一整体退订量在25%左右,平谷地区退订量则在30%-40%。

  但民宿经营的困难,并非只是受到了疫情这一方面的压制。

  韩永坤认为,眼下民宿行业竞争非常激烈,这与短时间内大量民宿的迅速崛起也有着关联。据韩永坤介绍,2015年之前民宿其实不太多,但经过五六年发展,大理现在已有5000个民宿,北京周边营地民宿超过200个,竞争对手无数,内卷严重。

  韩永坤分析指出,民宿行业的经营现状,目前存在“两头赚钱,中间亏”的局面。据其介绍,全国各地的头部民宿定价在2000-3000元一天,而走中间路线的民宿定价,则大多在1000元甚至500元以下。

  “换言之,以大理为例,现在大理一共有5000家民宿,但只有前10名能活,这意味着定价在两三千元的能活下来,甚至一房难求,但那些定价在300-500元的民宿,就算把价格降到100元都可能没人去。”

  今年1月,某客房管理服务平台发布了2021年民宿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腰部民宿受疫情影响更大,而高端民宿抗风险能力确实更强。

  ▲民宿行业报告截图

  在韩永坤看来,民宿行业的转型之路,要么做到头部,要么就落到底部。“现在民宿行业就是两头赚钱中间亏,所以民宿经营不能走中间路线,要做就做到极致。”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某营销管理系统发布的《2021精品民宿行业大数据报告》中调查显示,2021精品民宿行业的连锁率为47.55%,同比提高1.58%,而单店民宿数量占比却降到50%以下,连锁商家的整体表现也要好于单体商家。

  同时,四川民宿分会秘书长田莉认为,除了疫情之下的退订压力和行业本身内卷外,最近爆火的露营也挤压了民宿的生存空间。“以四川为例,现在人们更多选择在近郊以及低密地区的偏高端民宿,同时也会更倾向于选择做体验露营体验农场。这就压缩了腰部民宿的经营利益。”

  “露营不是革民宿的命”

  民宿协会会长:不能压低价格求生存,更应提高居住服务保障

  露营经济的爆火,有着现实数据支撑。马蜂窝平台发布的《2022露营品质研究报告》显示,3月以来,该平台露营搜索热度同比涨幅高达75%。4月清明假期期间,小红书平台“露营”搜索量同比大涨427%,同期,“同程旅行”平台上,全国“露营”搜索量环比上涨98%。

  ▲小红书中的露营笔记

  “五一”假期期间,红星新闻记者也随机联系了北京、深圳等地多家户外露营基地,对方表示门票、帐篷均已售罄。深圳梧桐山一家户外露营地的工作人员建议,当下预订周五到周日或者假期时段的门票,尽量提前一周。

  4月初,精品民宿是一房难求,而到了4月中下旬,精品民宿就迎来退单潮。退掉的订单去了哪里?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判断:“应该有80%都去露营了。”

  那么,民宿和露营之间究竟是一种迭代的关系,还是未来融合共生的一种关系?唐人文旅的负责人侯洁表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露营不是在革民宿的命。”另一方面,张晓军也指出,新的供给一定会产生,民宿不可能一枝独秀。露营是轻奢非建筑,而民宿一定要建筑,两者没法融合,但可互相借鉴,取长补短。

  在张晓军看来,民宿与露营两者各有优势,民宿有着露营所欠缺的服务保障,露营有民宿欠缺的户外活动。

  因此,张晓军建议,经营者要优化自己民宿的软装,送客人伴手礼,不能只压低价格,而是反向操作,提升客户的体验感之后,把价格在原本基础上提升20%到30%左右。

  民宿经营难,如何“熬”出头?

  多地民宿协会会长支招

  红星新闻记者从4月29日召开的2022年春季民宿情况会商会上了解到,国家目前已通过诸多政策的出台,为民宿企业提供纾困解难的政策支持和市场消费提质升级的信心支持。张晓军表示,目前文化和旅游部也正在着手起草《关于促进旅游民宿发展的意见》,农业农村部起草的《关于支持乡村民宿发展的意见》也已经通过部长会的讨论。

  从地方上看,如大理 *** 也对民宿出台了多个支持性的项目。据大理市客栈协会会长李海忠介绍,大理 *** 推出了线上商业的活动,拿出了1000多万的消费券进行抢购,云南省 *** 也拿出两个亿 *** 旅游界消费。

  但仅依靠财政补贴和政策优惠,并不是民宿经营化解难题的关键。张晓军指出,国家和地方 *** 出台了很多为文旅企业疏困解难的政策,但政策属于普惠性的政策,专门针对民宿的几乎没有,“政策落到民宿企业头上的,还不足以支撑民宿行业跨过经营‘寒冬’。”

  那么,民宿的转型之路,出口到底在哪里?在韩永坤看来:“其实无论是转型做宠物友好型客栈还是开茶室,最终都要落脚到资源的嫁接,转变民宿行业的生存方式。”

  韩永坤指出,任何行业都会留下最优秀的,民宿行业最终也会优胜劣汰,但民宿的优胜劣汰,需要拼资源嫁接的能力。

  韩永坤表示,现下很多民宿已不单靠民宿赚钱,而是将民宿变成自然学堂,靠教育赚钱;或者做成荒野厨房吃玩体验,把民宿当成配套。也有经营者先把自己锻造成网红,增加自己民宿的影响力,从而使经营额上升。

  另一方面,乡村振兴的发展,也为民宿转型提供了土壤。携程休闲农庄项目负责人曾公开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利用OTA的平台优势,在乡村振兴领域,盘活一些农村闲置资产,由携程度假农庄单点带动目的地片区整体旅游的提升。”

  对此,张晓军分析指出,民宿从诞生之日起,就自觉不自觉地参与了乡村的发展建设与再造。反过来说,也因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 *** 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乡村,其中一部分资金以各种形式用于民宿的发展,促进一二三产融合,极大改变了民宿发展的外部营商环境,优化了设施条件,自然就让民宿如虎添翼。

  红星新闻记者 杨雨奇 吴阳 实习生 马晓玉 赵美淇

本文链接:http://www.kariteparis.com/post/5486.html

网友评论